婦產科醫生都會提醒孕婦們
羊水一破就得趕緊拎著待產包到醫院
接下來二十四小時之內一定要生出胎兒


許多姐妹也許會好奇: 羊水破了的感覺到底是甚麼?
皮卡在羊水還沒破之前也一直有這樣的疑惑
這次自己經驗過後....發現網路上眾家媽媽的分享果然都是真的
"啵的一聲沒有痛的感覺....之後就像一股暖流源源不絕"
"好像尿失禁般完全無法控制也無法停止"


midwife用一根細細長長的塑膠棒把羊水弄破後
第一件事就是確認羊水的顏色
我一聽到護士說" Clear....."時又放心了不少
因為聽說有些baby因胎兒窘迫先在媽媽肚子裡排出胎便
使得原來清澈的羊水變成綠濁色
如此一來baby會吸入已經被胎便污染的羊水而有感染的危險


而羊水一破後除了等於被宣告不能再下床趴趴走之外
我也正式進入懷孕的期末考階段
最慢在二十四小時內就一定會看到baby囉!!




Patosum賜候


羊水破後照理說應該會自然加速產程
但皮卡的肚子還是依舊在慢慢來
突然想起皮卡媽三十多年前生皮卡時
也是有了明顯產兆後就跟皮卡爸兩個人到婦幼醫院待產
怎知這麼一待....就整整待了兩天多
最後醫生還是用真空吸引器把皮卡給吸出來的
有人說"好不好生...問問自己的媽媽當初怎麼生自己的..."
因為似乎都會有雷同處~~~~>_<~~~~~


確認過皮卡當時的狀況後midwife決定再加個Patosum(催生劑)
也才發現催生劑原來就直接加在IV靜脈注射的營養針裡
皮卡長這麼大還沒有真的生病住院過(頂多是打過兩.三個小時的點滴)
因此雖然在陣痛中...但對於這些醫療的大小事還頗好奇
"WOW~~~"皮卡在心裡驚呼"原來用個分頭的導管就可以用同一個地方注射不同的藥!!!..."
(當時皮卡似乎一整個好像就是太理性...還請老公特別拍照留念呢!!)



1.jpg 
                          ---控制Patosum的儀器---


護士在替皮卡加打Patosum後向我強調
" Our mission is to make you comfortable. If you need epidural, just let us know right away."
但是聽說Eepidural(無痛分娩針)會減緩宮縮延長生產的時間
因此雖然皮卡原本就有打無痛的打算卻想再撐一陣子
當然....面子上感覺好像太早打似乎也不夠勇敢哪~~~~


怎知這催生劑果然還真不是假的
一打下去馬上感覺到原本慢慢來的陣痛突然間迅速發展
為了不讓自己多費力氣在需要用腦袋思考的House影集上
我還請老公把電視轉到平常也愛看的Food Channel
試試那些花花綠綠美味食材的畫面是否可以幫助我轉移注意力?


只是藥效實在太厲害
扭曲著臉的皮卡不到半個小時就忍受不住嚷嚷要打無痛了
這時管他甚麼面不面子還是勇敢不勇敢
當時的腦子只裝著這麼一句話
"快...快來人把這他X的痛給我弄走~~~~"




Epidural初體驗


在告訴護士我急需Epidural後約十分鐘
一位麻醉科醫生提著她吃飯的傢伙走了進來
就在我鬆了口氣的當時
沒想到醫生與護士卻都開始注意起電視上的美食
開始邊工作邊看電視還邊閒話家常
也做過上班族的我雖然可以體會她們工作之餘總是要有點樂趣
但我急需那媽媽們口中的"產婦救星"哪!!!!


Epidural是一種從背部脊椎下方處注射的局部麻醉針
雖然對於這種注射方式是否有風險或是後遺症還是抱持著懷疑的心態
但整個美國大約有90%自然產產婦都選擇施打
怕生產會痛到想殺人或罵髒話的皮卡似乎也就沒有拒絕的必要了


當麻醉科醫生Ginger準備著"工具"時
護士與老公則忙著將我的床位調整好並幫忙我起身靠著一邊的床沿坐挺
之前上產婦的生產課時老師有強調
打Epidural時老公會被要求站到產婦前面去
本以為是產婦會需要老公一旁的安慰
結果原因竟然是因為打Epidural的畫面太刺激
怕老公會不支倒地徒增醫療人員的困擾


只是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嗯!!!那畫面可不可怕皮卡與老公沒有親眼目賭還真不清楚
但是當麻醉針刺入皮卡的下背時
除了是被一隻特大型的針刺進的感覺之外
(其實皮卡沒瞄到針到底多大支....但根據老公的描述是超大支的針筒)
一股瞬間冰冰涼涼又酸到刺骨的感覺還真是一輩子忘不了
加上無法預估何時會來的陣痛一起來時
只能直著背無法屈身緩痛的皮卡整個肚子好像就要漲破的氣球一樣
當下的幾秒鐘好像拉長了幾十倍
皮卡只能屏住呼吸用力地捏著老公的肩膀


Ginger將那特大型針抽出皮卡的背後裝上軟針並貼上固定的膠帶
原來Epidural不只是那一針下去就OK
之後還要繼續慢慢將藥劑滴入軟針才能維持藥效


Ginger的任務完成後護士請我先向右邊側躺了幾分鐘後再翻身換左側躺
目的是要讓Epidural藥劑均勻擴散到肚子.腰部.髖部與大腿上側
本以為還需等個幾分鐘宮縮陣痛的感覺才會慢慢消失
沒想到才不出幾秒鐘的時間皮卡就感覺到藥效
心裡愉快地想著"ㄚ...就要舒服了!!!!!!"


只是..........有點不妙!!!!
皮卡正在左側躺慢慢享受著痛覺消失的當時
怎麼好像右側的痛覺似乎又回來了~~~~
"該不會是藥劑擴散的不夠吧!?"我心裡如此OS著
皮卡向護士說明了這樣的情形後
護士要求我翻身回右側躺並要我再等個一陣子
只是等來等去...皮卡右半邊的疼痛感依舊存在
最後在情形沒有改善之下護士又請Ginger醫師回來
Ginger見狀馬上替我加重劑量
我則是努力著去感受那痛覺是否有漸漸消失的跡象


"ㄚ~~~"我突然想起"該不會我就是那種半邊無效的體質?"
之前在網路衝浪有關於其他媽媽生產過程經驗分享的文章中
曾經讀過有人因為體質或是施打無痛的時間不對因此還是得捱著痛生下寶寶
正遇到Epidural半邊無效的我還真是擔心自己也會如此


"哎!!!似乎我真的是這種體質呀!!!!"
在加重劑量後過了好幾分鐘...右半側的痛覺依然存在
甚至因為宮縮的程度增強所以愈來愈痛
當下自己似乎也做不了甚麼
老公也只能在一旁幫忙說" She is still in pain."


"We will redo it."
就在我一面忍著半邊痛一面開始自我心理建設時
Ginger決定重新再幫我做一次Epidural
"啥??原來無痛還可以再打一次??"我心裡暗叫著
想著剛剛才完成的程序還要再來一次
皮卡心裡雖然涼了半截
但比起宮縮的陣痛...背上再去捱那一針似乎也就可以忍受了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catlanta 的頭像
picatlanta

P I C A @ L A N T A 我們的亞特蘭大生活 version 3.0

picatlan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